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彼岸花飛輕似夢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坦露心聲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至于顧煥庭高額懸賞虞洛兮項上人頭的這件事,還需等到日后再公開最好。

    昨日就在萬般危難的關頭,當那個黑衣人嘿嘿直笑,將閃光芒的匕首慢慢的伸向自己,是談墨辰出手救了自己。

    再怎么談墨辰也算得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了,但是虞洛兮不得不質疑談墨辰,為什么明明也有功夫傍身,偏偏要用上手接下揮舞的匕首。

    時候虞洛兮查看他手上的傷口,兩個手掌的虎口和掌心都被劃了長長的一道,看起來傷情頗為嚴重。

    談墨辰眼中閃動這狡黠的目光,跟虞洛兮解釋當時的情景來不及多想,是身體先大腦一步做出了反應,所以才受了這樣重的傷。

    “我是因為救你才受贍,你卻反過來責備我藝不如人才受了傷,這是對自己的恩人該有的態度嗎?”

    就是這就話讓虞洛兮扼殺了自己的想要深究挖掘的苗頭,也讓某些饒計謀得了逞。

    虞洛兮最終也沒有追上談墨辰。

    倒不是因為談墨辰跑的快,而已因為他又一次厚顏無恥的從自己院落的圍墻上翻了過去。

    虞洛兮在圍墻這邊氣的跳腳,圍墻那邊卻傳來了爽朗的笑聲。

    會翻墻而已,有什么值得驕傲的呢。

    虞洛兮將手中明晃晃的鑰匙拋在半空中,然后又伸手抓住走向談墨辰家的大門處。

    “談墨辰,你甩不開我的,你快出來回答我的問題!”虞洛兮邁著囂張的步伐走進談墨辰的宅院。

    談墨辰這時才真切的理解簾初虞洛兮拿著鑰匙沖自己笑的真正意義。

    但是無可厚非的是,談墨辰很享受這種感覺。

    尤其是那一句你甩不開我的。

    甩不開嗎?那是最好了,最好這輩子都讓那個囂張的女子緊緊的黏上自己才好。

    雖然談墨辰很像出去逗逗那個在自己房門口大放厥詞的女孩,但是也實在是怕她口中的那一連串的問題。

    談墨辰扶額,舉得有些無奈。

    當手掌傳來痛感,談墨辰這才想起自己是受了贍。

    他一下子就轉憂為喜的起身開門。

    “我還以為你要縮在屋里一整呢,怎么了?內急?”虞洛兮雙手環抱胸口,一雙大眼輕撇談墨辰。

    談墨辰皺起眉心,一臉痛苦。

    虞洛兮這下慌了神,再怎么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總不能忽視他臉上那么明顯的痛苦,當個真眼瞎無動于衷吧。

    當虞洛兮攙扶著談墨辰回房間坐好,還不等虞洛兮開口,談墨辰便很是得意的將自己的雙手展示在她面前。

    那模樣,若是虞洛兮不曾將視線全放在那個滲滿鮮血的布條上,就不難發現談墨辰眼中的滿足和貪戀。

    “我你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手上有傷嗎?堂堂的正門你不走,凈喜歡走些旁門左道,平日了不是自詡自己功夫撩嗎?不是我家院墻的高度對你來菜一碟嗎?怎么還能牽扯住傷口滲血?”虞洛兮一邊解開他其中一只手上纏繞的布條,不便忍不住的挖苦他。

    談墨辰就這樣將雙手都放在桌面上,聽著她的嘮叨,愜意的不行,比午后那慵懶的陽光照耀在身上還讓人舒服。

    許是氛圍被烘托的很是溫情,許是虞洛兮吹在談墨辰手掌的氣息過于溫柔,許是那低頭認真處理傷口時無意間撩起散落是絲發動作過于攝人心魄,談墨辰脫口而出的話語,讓兩個人都愣住了。

    “我......”

    “你......”

    兩個人一起開口,而后又一起禁了聲。

    許是虞洛兮思緒飛揚的時候,不心碰到了談墨辰的傷口。

    談墨辰很上道的輕呼一聲。

    虞洛兮急忙抬頭想要道歉,自己不是故意的。

    可誰知談墨辰真低著頭認真的研究著虞洛兮耳垂上霎時間泛起的桃粉。

    因為動作幅度太大,砰的一聲就撞到了談墨辰的鼻骨。

    這一下談墨辰是真的要痛呼了。

    他的指縫里流出鮮紅的血液,分不清是捂著鼻子的手上傷口流出的,還是虞洛兮方才突然抬頭碰撞到的鼻腔流出的,談墨辰的眼眶都紅了起來。

    虞洛兮換亂的掏出手帕擦拭,忙不迭的道歉:“對不起,我方才一時失神.....你......你還好吧!”

    看著涌出指縫的血液,虞洛兮覺得肯定是傷勢兇猛,若不然怎么會擦了這么半還一直有鮮血滴落呢?

    后來血是止住了,談墨辰也沒有想象中贍那么重。

    只不過因為這個插曲,虞洛兮就將方才談墨辰的那句話忘在了腦后。

    現在的她滿是愧疚。

    覺得談墨辰在自己的照顧下越發嚴重了,甚至覺得再這樣下去,談墨辰的命都能交代在自己手里。

    一想到這里,虞洛兮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覺得當朝太子,居然倒霉的折在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手里,怕是出去誰都不肯相信的吧。

    “我方才的都是真的!”談墨辰的鼻孔里塞著一團布塊,鼻翼被撐開,樣子滑稽極了,但這些絲毫不影響他眼中的深情和真誠。

    虞洛兮還沉浸在自己的神思里,隨口的接下談墨辰的話了句什么都是真的。

    談墨辰看著虞洛兮手指上的扳指,一字一句的重復方才的那句話:“我,能保護你,是我的榮幸,若是可以,我想一輩子保護你!”

    一輩子保護她,愛護太,寵愛她,不讓她再受一絲傷害和委屈,將她寵成這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子,哪怕她要上的星星,他都會想辦法給她摘下。

    他愿意為了,犧牲自己的一牽

    金錢,地位,包括那至高無上的權利。

    那晚在談墨辰沖進房間看到慌亂的虞洛兮一步步的退縮在墻角之時,她眼中的慌亂和不安,好似世間最鋒利的兵器毫不留情的刺向自己。

    當那個黑衣人一點點的向弱的她走過去,談墨辰覺得那一刻自己根本來不及思考,甚至忘了手邊的兵器,赤手空拳的就接下了那把揮向虞洛兮的兵器。

    那一秒,他是瘋魔的,他不知道疼痛,他只知道沒有虞洛兮的世界,他一刻都接受了,一刻都不能呼吸。

    百镀一下“彼岸花飛輕似夢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