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彼岸花飛輕似夢 > 第六十九章 她要趕制嫁衣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虞洛兮聽著她的話語,突然間就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只見月兮羞紅了臉,不痛不癢的在她肩膀上落下一拳:“你怎么凈喜歡想些有的沒的?!?br/>
    “月兮,你知道柳青楓的身份的,你還要如此嗎?”她不解,當年信誓旦旦的跟自己說一定要找一個滿目只有自己的平凡男子,過不平凡的日子,可如今怎么就偏要找一個不平凡的男子,還要妄想能過上平凡的日子呢?

    月兮更是疑惑,一個侍衛的身份有何值得大驚小怪的,但一番思索之后,大約也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可能是怕他這種保護別人安慰的人,會護不得自己的安危吧。

    “洛兮,我很認真的告訴你,對于他,我是真的不想錯過,至于是何種結果,我不想計較太多,最少我嘗試過努力過,總比日后在悠長的歲月里,活在無盡的悔恨當中要痛快的多?!比羰亲约憾紱]有嘗試一番就放棄了,那么以后要如何說服自己坦然的接受這一切呢?她不想留下遺憾。

    虞洛兮驀的就被她的話語感動了,是啊,自己只是一味的希望她不要被情所困,但這種一刀切不讓她去嘗試一下的方法,顯然對她是不公平的,她也不愿月兮留下遺憾,畢竟一輩子那么長,跟自己不喜歡的人在一起,那會是一種漫無止境的折磨。

    “我幫你!”她握住虞月兮的手,笑的坦然又釋懷。

    虞洛兮在接下來的時間里,忙的不可開交。

    從衣柜里翻出一塊上好的布料,找了王婆,要她無論如何都要幫自己做出一身樣式不落伍的衣衫。

    然后跑到虞泊涯的房間,將那日柳青楓換下還未來得及帶走的衣衫報到王婆哪里,讓她比這那個尺寸做。

    衣服的事情安排完畢之后,又帶著鳶在山莊內的庫房里尋覓了一上午,總算找到了她覺得還算上乘的一套茶壺,捎上些月兮藏存的幾包好茶,便聲勢浩大的前往竹院。

    有人見著虞洛兮在庫房里呆了許久,又見她帶著東西很是高興的前往竹院,不多時,整個山莊都傳遍了:

    莊主從退婚的陰霾中走出來了。

    莊主徹夜不眠,在庫房尋了好些寶貝。

    莊主滿面春風,帶著一堆自己珍藏的物件去了竹院。

    竹院住了兩個外來的男子,一位風流韻致桀驁不馴,一位渾身正氣剛毅內斂。

    莊主站在籬笆外,含情脈脈的望著那個手扶佩劍的男子。

    莊主開口,百轉千折才將那個“柳公子”放出口。

    一傳十,十傳百,你添幾言,我加幾語,最后就演變成了不可更改的事實:莊主紅鸞心動,心系竹院的柳公子。

    可是那日的虞洛兮,明明就是在談墨辰帶這些惱怒的注視下,將東西交到了柳青楓手里,并言明是月兮準備的而已。

    一轉身,就被人歡喜認定成了“移情別戀”的鐵證。

    中午時分,虞洛兮、月兮、鳶、張良、無憂、談墨辰和柳青楓坐在一起用餐,雖然山莊素來都比較熱鬧,但此刻卻是有些熱鬧過了頭。

    房門外,擠了好幾個人朝著門內望去,時不時的輕笑,甚至還有人指指點點的說些什么,但是大致的方向都指向了最外側的柳青楓。

    虞洛兮起身走過去,想要詢問一二可是有什么急事,怎么都圍在門口。

    一嗓門頗高的婦女開口問道:“莊主呀,你真的是喜歡上了那個柳公子嗎?何時大婚呀?我們也好幫你早些準備嫁衣?”

    一番話,毫無懸念的落在了在場的每一個人耳中。

    虞洛兮很是無語,也不知是誰胡編亂造的,但是也提醒了她一件事,那就是真的要為月兮準備嫁衣了。

    嫁衣繁瑣,一針一線頗是廢功夫,無論她和柳青楓日后是何結果,但終歸她也是要嫁人的,不是柳青楓那便會是別人,于是虞洛兮便開口說道:“那你們還圍在這里做什么,看的我們都吃不下飯了,快去準備要繡的花型和樣式去吧,一定要抓緊時間哦,可別到時候耽誤了吉日?!?br/>
    門口的人高聲的應著好,嬉笑著便散去了。

    飯桌上的人,神情各異。

    唯有虞月兮一人,笑的花枝亂顫。

    她一笑山莊里人真的是替虞洛兮操碎了心,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了他們的雙眼,二笑流言蜚語會將這些傳成洛兮紅鸞心動,甚至想逼迫一把想讓她乘勝追擊早日成婚,三笑虞洛兮不做解釋還用做嫁衣的借口將他們驅散,日后定會讓他們失落許久。

    虞月兮知道,那嫁衣,定是她替自己求的。

    “大家莫要愣著了,吃飯吧!”她開口替洛兮解圍,好讓她的處境不太尷尬。

    幾人便動了筷子,席間沒有任何人言語,只有無數道眼光時不時的射向波瀾不驚的虞洛兮。

    飯后大家散去,誰都不曾提起方才的那個話題。

    虞洛兮還沒來得及開口喊住柳青楓說些什么,便被談墨辰開口打斷:“姑娘畢竟還未出閣,做事還是有些分寸的好?!?br/>
    說完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他走的極快,態度也很是反常,虞洛兮待在原地一時之間竟然想不是自己到底是那句話惹惱了他,方才自己不是一直不曾開口嘛,難道是自己做錯了什么事情嗎?還是說他是替柳青楓說話的,覺得自己行事放蕩毫無底線?

    如此一想,虞洛兮有些苦惱了,怕是因為自己的大膽行徑才引得柳青楓反感,心中默默祈禱,萬不要因為自己就誤會了月兮才好啊。

    她思前想后,覺得還是應該找月兮商量下對策,自己這般行事,確實有些魯莽了。

    一進虞月兮的院子,就見她雙手托腮呆呆的望著天空,臉上笑的癡傻。

    “哎,女大不中留啊,著都還沒過門呢,竟開始做美夢了,是不是恨不得馬上嫁人呀?”她開口調笑月兮。

    虞月兮回神,滿不在乎的笑笑。

    虞洛兮正了正神色問道:“月兮你說,我選的那些物件他是不是看不上眼啊,畢竟身為太子,什么稀罕物件沒有見過,咱們送的......”。

    “你說什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