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彼岸花飛輕似夢 > 第五十六章 別扭的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虞洛兮的驚呼中,她朝著一邊倒去,心中滿是恐懼,她狠狠的閉上眼,想著反正圍墻也不高,就是摔疼而已,死不了人的。

    她感覺過了好久,那種鈍痛感也沒有傳來,正在狐疑之間,一聲音從上方傳來:“墜落的縫隙間睡著了?”

    她剛一睜開眼,就看到逆光而立的談墨辰。

    他的剛毅的輪廓被陽光抹去了棱角,鍍上了一層暖光,那一瞬間,她覺得他配得上這世間所有的美好。

    “還不下來?”他似乎皺了一下眉頭,逆著陽光看不真切。

    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穩穩地落在的談墨辰的懷里,慌亂的從他的懷抱中掙扎起身,越掙扎越是不穩,最后便是結結實實的摔在了地上,她也顧不得臀部傳來的鈍痛,急忙站起來尷尬的開口道:“謝......謝謝......方才謝謝你了?!?br/>
    他依舊站在原地,冷冷的開口:“你來作甚?”

    一聽這話,她就不樂意了,怎地,只允許他三天兩頭翻墻而入,就不許自己一時興起越墻觀望嘛?這只許官家防火不許百姓點燈的想法他倒是用的恰如其分,“我知不過是仿著你平日的模樣演給給你看而已,讓你看看你平日里翻墻是何等不雅!”

    “看到了,那你現在可以走了?!彼焓种噶酥复箝T,有些煩躁的開口送客。

    虞洛兮氣的蹦腳丫,若不是想著屋內還有一個病重的人,她才不愿在此受人冷臉。

    “柳青楓可是染了時疫?”她挑著眉,頗為不善的開口。

    談墨辰望著虞洛兮有些挑釁的眼神,有些無奈的說道:“是與不是都不要你管,你快走?!?br/>
    此話一出,虞洛兮就明白了為何他這兩日總是一副冰山難容的樣子,想來他定是知曉這個時疫有一定的傳染性吧,才會拿些難聽的話趕自己走。

    “你是在關心嗎?”她猶如小貓般走到他面前,仰著頭認真的盯著他的眼睛,眼神中有著不容忽視的明亮。

    他仗著身高的優勢,仰頭偏向一側,她便看不清他眼中的神色。

    虞洛兮笑的猶如一個尋覓到果子過冬的松鼠,可愛的緊。

    “放心,月兮是出色的醫者,這些湯藥也是她開給我的,我也知曉怎樣盡量避免被傳染,沒事的!”她將手中的紙包舉高在談墨辰眼前晃了晃。

    談墨辰猶豫了片刻,張了張口,終是什么都沒有講出口,只是接過藥包帶她進到柳青楓的房間。

    她問詢柳青楓是何癥狀,然后有對照著昨日月兮跟自己講的那些,判定柳青楓還算是較輕的那種,大有可能被治愈,心中也是卸下了一半的包袱。

    她隨著談墨辰去往廚房,將藥材放在湯罐子里點火燒煮,吩咐談墨辰一定要好生照看火候,莫要煮糊了,自己端著一大盆的水走進屋里。

    談墨辰望著那抹弱小卻堅韌的身影,覺得恍如隔世,突然之間,他的情緒之中多了一絲不舍和懼怕。

    虞洛兮將手帕敷在柳青楓額頭,然后擰了擰另外一個帕子上多于的水,準備擦拭柳青楓的手心和腳心,以便他快速的降下體溫。

    剛翻開被角露出柳青楓的手,還來不起抬起他的手觸碰到帕子,就被談墨辰一把拽住她的手從床榻邊上拉起。

    “我來!”他依舊是聲音清冷,喜惡難辨。

    虞洛兮也不堅持,將手中的帕子遞給他,叮囑一定要隔一刻就更換一次額間的方帕,手心腳心也要勤快的擦拭。

    她的話,他左耳朵右耳朵出,一時沖動上來扯開了她,如今自己要做哪些他從未做過的事情,一時間有些不知如何下手。

    談墨辰僵硬的站在床榻邊上,握著的帕子頗為別扭的,也還算輕柔的落在了柳青楓的手心。

    這大約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如此服侍一個人吧,柳青楓畢竟跟了自己十多載,兢兢業業從未有過怨言,如今這般待他,也算是回報那天地可鑒的忠心一二。

    既然他愿意做這些,那她便去盯著湯藥,本來還不放心他一個大男人做這些耐心的活,如今他跟自己交換她也是欣然接受,畢竟觸碰一男子的手腳,她也是有些羞赧的,如此甚好。

    等到湯藥熬好,虞洛兮端著一邊吹氣一邊趕忙走進房間。

    兩人望著那碗顏色頗深的湯藥,僵持不下。

    虞洛兮扶起柳青楓,談墨辰就將她推開。

    虞洛兮用湯勺舀了一勺子湯藥輕柔的吹氣,談墨辰就一把奪過將湯勺丟進湯碗。

    “你發什么神經,不喂他吃藥是要看著他死嗎?”她終是動了怒火。

    談墨辰不再言語,只是徑直的走過去,扶起柳青楓,讓他斜靠在自己懷里。

    虞洛兮憤憤的瞪他一眼,端起藥碗坐在一旁,吹涼了便送到他嘴畔喂他喝下。

    一碗湯藥,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談墨辰從未覺得一個男子喝碗藥會如此費盡,耐心也在虞洛兮對著湯匙吹氣的時間里一點點的消逝。

    他一把奪過藥碗抵在柳青楓嘴畔,一手掰著他的下巴,他嘴一打開湯藥便灌入喉中。

    還好剩下的湯藥不多,若不然真的擔心柳青楓不是被時疫帶走,而是被他這般粗魯的喂藥方式帶走。

    她取過手絹輕柔的擦著柳青楓嘴角溢出的湯藥,覺得這個柳青楓能有談墨辰這樣的侍衛,真的上輩子造了孽了。

    待一切收拾妥當,虞洛兮便起身道別,在這里逗留的時間很久了,她怕鳶尋不著自己擔心。

    她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身后的談墨辰叫自己的名字。

    她回頭。

    “我有些餓了......”他撇過頭不看她,不知是在看一旁的柳青楓還是因為難為情。

    “嗯?那.......那不若你便隨我回家里吃些東西吧?!彼麄儍蓚€大老爺們,也不知平日里是怎么生活的,如今只會喊著肚子餓,她也不能裝作聽不見。

    他悶悶的嗯了一聲,便上前幾步走到她面前。

    突然間他發現她拇指上多了一枚扳指,映著陽光流光溢彩的耀人眼睛。。

    “徒兒這扳指,倒是特別!”他盯著她的雙眼,好似能洞穿一些。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