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彼岸花飛輕似夢 > 第二章 身困醉鄉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小公子不必著急,今日這面,姐姐請了,這是十文錢,伙計你收好?!币粭盍氀?,眉眼嫵媚的女子款款從隔壁桌起身走到伙計跟前放下十文銅板。

    伙計收好錢道聲好嘞便忙去了。留下兩位“公子”仔細打量著眼前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

    “你們二位不必擔憂,姐姐我看這位小公子佩劍,想必也是習武之人,姐姐是醉鄉樓的管事,最近店里有人鬧事,奈何店里伙計武藝不佳,難以壓制,若小公子愿意幫忙,那姐姐權當欠你一個人情,來日必當竭力報答,若小公子不愿,那也無妨,這小面只當姐姐江湖救急?!迸訏佉粋€媚眼過去,衣袖掩唇輕笑,好不風情萬種。

    隨著她的走進,一股的香味襲來,雖說濃郁,倒也不覺得讓人不適?!斑@位姐姐謬贊了,家弟恐怕難以擔當重任,他佩劍,哎,只是糊弄蟊賊而已,登不得臺面。今日姐姐解困,來日報答!”虞洛兮站起身對那女子抱拳致謝后便伸手拉虞泊涯起身,奈何他紋絲不動,一臉認真的盯著對面女子。

    他抿嘴片刻開口問道:“不知姐姐那醉鄉樓,可有空余客房供我等歇息?”

    這風情女子本就是隨口問問,要是有人能接下這個爛攤子,那是最好不過的,若是不成,倒也無妨,如今聽的少年郎如此發問,便高興的急急答道;“自然是有的,自然是有的,兩位小公子隨我來便可,若是能助我平息這事,定好吃好喝的伺候著兩位”她走的歡快,衣裙飛揚,露出她腳腕上的一串銀鈴鐺,隨著她的腳步叮鈴叮當!

    紅色底面上龍飛鳳舞的“醉鄉樓”鎏金大字躍然而上,顯得氣派又不失風雅。

    門前駐足三人情態各異。

    女的巧笑倩兮,望著身旁的俊逸少年郎郁結的表情笑得花枝招展。

    少年朗抬頭呆呆地望著門頭,嘴角抽搐,臉色陰郁,尷尬不已。他以為,醉鄉樓聽著怎的也是一風雅的酒館客棧,奈何此鄉非彼鄉,進退維艱,眼光悄悄的瞥向虞洛兮。

    哎,這偌大的墨陽城,怎會連一個功夫高深之人都覓不到,自知此事有貓膩,推脫以后卻又被牽扯回來,若是個小小的酒館便罷,只當報答相助之恩,這如今這么大的溫柔鄉都按壓不下的事,恐怕是別人不敢接手吧。泊涯這小子,即以應允,別人又怎會允他半途改口。

    “泊涯啊,這溫柔鄉你且闖一闖,權當為以后多份談資罷了。既來之則安之。莫要多想?!彪m嘴上這么說,但嘴角那揶揄的笑不禁讓這青蔥少年漲紅了臉

    “可這地方···你···怕是不太妥帖?!碑吘惯@個地方人魚混雜,多是好色之徒,縱使現在她以男裝示人,但也不能確保萬無一失,這烏煙瘴氣的地方,還是不待為好。

    “無礙無礙,且不說你想與不想,本公子倒是想好好的在這里欣賞這些艷絕墨陽的美人?!闭f完便將手里的折扇展開悠哉的搖著渡步走進大門。

    剛跨入大門,那些姹紫嫣紅的姑娘們便扭擺著楊柳細腰柔弱無骨的驅身貼上,嬌笑這喊到“呦,這位公子好生俊俏,看的奴家心肝蹦蹦跳呢”

    “哈哈哈哈,好說好說,待小爺賺夠了錢定要對你這張抹了蜜的小嘴親個痛快”

    聞聲門口的泊涯滿臉黑線,到哪里她都是這般,這般心胸開闊。扶了扶佩劍,逐步跟上。

    半老徐娘望著漸行漸遠的少年,眸色深沉,片刻之后便跟上前去“你這呆頭小郎君等我一等?!?br/>
    轉角是處一幢冷清的閣樓上,三人坐于桌旁,屋內的陳設,倒是于前廷那些青紗縵帳,香氣裊裊奢華張揚的場景截然不同。虞洛兮心想這徐娘怕是有心挑選了一處不是太過風塵的住所吧。

    雕鏤精致的窗欞里透過前庭的燭光,柜架上的書籍,墻壁上的掛畫和墨寶,倒不失為一個風雅之地。只是焚香的甜膩味道撲鼻而來,惹得虞洛兮搖扇遮鼻。

    如此風雅之地,怎焚這香,當真是煞風景,敗興致?!安囱?,滅掉”搖搖一指香爐。

    “公子勿惱,這一棟閣樓乃是之前東家的住所,待我接手之時這邊便也空閑許久,想必兩位公子自是不喜那前堂的艷俗之地,便吩咐幾個姑娘打掃一番,這紅塵女子,喜好自是不能跟二位相提并論”拿著茶壺澆滅的焚香,轉向門口遞上茶壺吩咐一聲,廣袖輕甩焉然一笑落座。

    “無礙無礙“虞洛兮合上折扇目光流轉屋內開口”釵娘邀得我倆來此,何事但說無妨!”

    釵娘微微一愣,這名諱尚報出而得知,有點意思。對于棘手之事本想好一堆的措辭倒是被這直來直去的話語哽的一時間無法對答“小公子倒是豪爽之人,那姐姐也就省了些彎彎繞繞的直說吧,這風塵之地爭風吃醋最是正常,今姑娘若陪了張公子擱置了李公子,那這李公子定是不甘的,前些時日,這醉鄉樓的頭牌煙雨姑娘便是在這事上犯了難,昨日一方找來打手在前堂打砸一番,撂下狠話若是明日姐姐我不能給一個滿意的交代,便要一把火燒了這醉鄉樓,哎······”一道幽怨眼神可憐兮兮的望著泊涯。

    虞泊涯望向洛兮不解的開口;“這·····”事情遠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難辦吶。

    虞洛兮收回游離房間的眼神望著釵娘:“此事,你且容我二人商議一番,待有定奪,必將告知于你,今日趕路也有些乏困,還請釵娘容我等小憩片刻”

    釵娘起身理下裙擺衣袖“那是自然,二位有何吩咐只管告知門外丫頭!”猶豫了片刻,又開口道:“隔壁也收拾出一間客房,可供休息”說完便退身出去輕掩房門。

    待腳步聲漸行漸遠,虞洛兮起身查看屋內的陳設,一幅字畫映入眼簾引她駐足,字筆走龍蛇,行筆瀟灑飄逸,雖不夠蒼勁有力倒也雋秀雅致,“不問歸期”這大約是寄以相思的隨筆吧。

    “你我怕是難以脫身了!”她輕飄飄的話語重重的落下!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