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大明王冠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哪有女子不相思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黃昏跨入徐妙錦的院子,感覺氣氛不對。

    嗯,一定是自己開門的方式不對。

    退出去。

    重新推門進來,毫無節操的道:“我已選擇了正確的打開方式,請收斂一下你們的殺氣,拿出笑臉喜相迎,一起歡歡喜喜去游山玩水!”

    許吟笑了。

    男人的快樂就這么簡單。

    徐妙錦依然黑著臉,怒視黃昏,“都是你干的好事!”

    黃昏聳肩表示無奈,“錦姐姐這個你真是錯怪我了,讓你跟我去興化府,絕對不是我提出來的,是建初寺那個老和尚?!?br/>
    徐妙錦翻了個白眼,鬼才信。

    指著院子石桌上的東西,“這是狗太監來宣旨時帶來的東西,說是你的?!?br/>
    黃昏過去翻了翻。

    一塊欽差的令牌,一封錦衣衛調任黃昏出任興化府衛所的文書,還有幾個金元寶,約莫兩斤多,換算成白銀,大概一百六十兩。

    這是差旅費,不低了,而且很厚道,先發給黃昏,沒有讓你歸來報賬。

    看了金元寶上的印記,發現是朱棣的私房錢。

    心中了然。

    自己欽差這事是秘密,不敢走戶部那邊,怕走漏風聲,所以朱棣索性自掏腰包——頗為大方了,須知明朝官員的俸祿是真心低。

    朱元璋管的嚴,明朝官吏不敢太過分。

    建文之后,明朝的官吏便開始撈外水了,所以這俸祿制度應該改善一下,不說高薪養廉,至少也得讓顧佐、向寶之流能達到他們這個地位該有的生活水平。

    徐妙錦出行,當然不用走路。

    徐府馬車還是有的。

    許吟將一應物事搬上馬車后,當起了他的老本行:車夫。

    因是遠行,緋春隨同。

    馬車就那么點空間,黃昏也不好意思擠進去,況且避嫌,難不成還真和徐妙錦擠在車廂里,傳出去不好聽,對未來老婆的名譽影響極大。

    黃昏只好和許吟打擠。

    啪的一聲。

    許吟驅馬,揚塵而去。

    當馬車遠去之后,徐府大門后露出一道身影,滿身醉意一臉滄桑,眸子里帶著絲絲諷刺,對門子頷首示意,“近期閉門不見客?!?br/>
    說完又回去饕餮豪飲。

    門子無奈嘆氣。

    大爺徐輝祖是真廢了,從被陛下圈禁之后,整日里泡在酒壇子里,再好的身體也熬不住啊,誰都勸不了他,連徐皇后來也一樣。

    不管事的徐輝祖就不是徐輝祖了?

    依然是徐家長子,一家之主。

    誰勸得了?!

    為了安全起見,這一路去興化府,路線完全按照驛站分布狀況制定,絕對不在驛站之外住宿——不論世道多亂,只要國家一統,有一批人是山賊絕對不敢去動的。

    經行驛站的國家公務員。

    尤其傳遞軍情消息的人。

    在封建時代,土匪和強盜以及綠林人士是非常多的,為什么沒有一個人敢去搶物資豐富的驛站?

    須知演義里水滸好漢連生辰綱都敢搶。

    原因很簡單。

    因為驛站對國家的重要性。

    搶驛站基本上意味著謀反,國家領導人對這種事是零容忍,不論是哪個旮旯,也不管你是誰,只要敢搶驛站,哪怕是翻個底朝天,國家也要弄死你。

    絕對沒得商量。

    那么可以搶傳送軍情的那什么八百里六百里加急?

    畢竟有一匹馬。

    然而更不敢搶。

    傳遞消息的驛卒身上沒錢,就那么一封文書或者情報,拼死拼活搶一堆文件回來又有什么用,還要受到國家暴力機器的致命打擊,況且這些情報大多涉及邊關,土匪山賊們又不傻,大是大非這點B數還是有的。

    所以封建時代,驛站是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出了城后不久,官道上人煙減少。

    小丫鬟緋春從車廂里出來,沒好氣的對黃昏努努嘴,“小姐請你進去,有事要問你?!?br/>
    出了城,沒人知道車廂里有誰。

    自然不用在意世俗眼光。

    黃昏貓腰鉆進車廂,在徐妙錦面前坐下,笑瞇瞇的說,“錦姐姐有什么疑惑,除了一件事,其他事情我都知無不答?!?br/>
    徐妙錦盤膝而坐,目光清澈,“朱棣的圣旨,沒有提讓我去興化府干什么,只是說隨你一同去興化府,你能否告訴姐姐,究竟有什么事?!?br/>
    她對靖難心里還是有結,依然直呼朱棣其名。

    黃昏一拍大腿,“哎喲,什么事都可以說,唯獨這件事不可以說?!?br/>
    眼咕嚕一轉,賤笑道:“我被貶了錦姐姐?!?br/>
    徐妙錦:“???”

    哪里像被貶的樣子,被貶之后,天子還給你個欽差令牌的贈送品,這種好事其他被貶的人怎么沒有,就你一個人有?

    黃昏呵呵直樂,說我大概回不到應天了,這輩子都要在興化府那個窮鄉僻壤,朱老板看我可憐,讓我可以帶家眷,我一想我還沒成婚,帶什么家眷呢?

    只有錦姐姐你了啊。

    徐妙錦一臉黑線。

    怒斥誰是你家眷,你給我把話說清楚!

    黃昏呵呵樂,虛心的解釋道:“錦姐姐別生氣,辦什么事我真不能說,不過讓你去興化府,估摸著真是讓你幫助打理家事的,你看,咱這天子很親民啊,百忙之中不忘御賜姻緣?!?br/>
    徐妙錦忍無可忍,“滾!”

    黃昏麻溜的滾了。

    對未來老婆慫一點,不丟臉。

    在外面呆了不到半柱香,黃昏又鉆進車廂,徐妙錦正側臥著休憩,已經入夏,衣衫淡薄,于是曼妙曲線盡數落入黃昏眼簾,車廂里彌漫著一股淡淡的胭脂香味,混雜著處子體香,令人神清氣爽。

    黃昏心頭一顫,這身材……真利器??!

    哪怕是長裙遮掩。

    也無法遮掩那大長腿,以及那一看就好生養的寬臀,還有一道細如垂柳的蜂腰,就這腰臀比,黃昏只覺洞房花燭夜后,自己得腿軟扶墻而出。

    不對……

    估摸著第二天是起不了床的。

    緋春叱道:“你進來干嘛?!?br/>
    黃昏理直氣壯,“口渴?!?br/>
    本來口渴是借口,但進來看見這一片春光,不口渴也口渴了。

    徐妙錦睜開眼,發現黃昏的目光甚是肆無忌憚,臉色微紅,心里微惱,起身端坐,默默看著黃昏喝水,心中暗暗想著,真應該聽緋春的話,給黃昏單獨準備一輛馬車。

    徐妙錦頭疼的很。

    此去興化府,路途漫漫,男女相對,總會有不小心的時候。

    萬一被這家伙揩油,可怎生是好。

    只是她自己都沒察覺,想到這些事的時候,她臉上泛著春光,整個人都明艷鮮活了起來,女子那人間四月天的風情張揚,不似人間之美。

    哪有女子不思春。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