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重生之神級投資 > 250 人在江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常氏家族基金會發布的公告占版很小,赫然在報紙兩個板面折疊的中縫!

    在報刊日漸沒落的今天,這樣的夾縫,連廣告都沒人打。

    一般這里都是什么人買下呢?

    大多是需要走個流程的公告、聲明、招聘、拍賣(藝術品)之類的,譬如,證書、刻章的遺失公告,作廢公告等等。

    可以說,這一塊,基本沒人看。

    更何況在報刊日漸沒落的今天?

    所以這份公告發出去,沒有驚起半點水花。

    實際上,這份報刊,當天僅僅銷售了兩千多份。

    就這,七成以上都是相關機構的強制訂閱,原因嘛,你懂的。

    不過,這份公告外人不看,對于常氏這個家族來說,卻人手必備。

    這個公告一出,可以說,所有人皆齊齊松了一口氣。

    看來常東還是顧忌血脈情面的,沒有把事情鬧大!

    姜建仁心中大石更是落了下來。

    心中甚至生出一絲得意……看來,那天他的苦肉計,用的很好哇!

    不然的話,會有這結果嗎?

    伴隨著這份公告,姜氏一族的“自我揭發”竟然無一人去做。

    換言之,方宏志的預言全錯了。

    “宏志,咱們回去吧?”坐在車里,停著大肚子的左晴,一臉難看的看著不遠處僻靜小院。

    那個院子正是常氏家族基金會的總部。

    “媽都說了,沒人來的,看那公告,常東顯然不想把事情鬧大,你的事情他也都知道,咱們別去了吧?你這一去,一旦被其他幾家看到,還不知得怎么想呢!”

    不知是不是懷了孕,左晴性子溫和了很多。

    “越是知道,越得去,這是態度問題。至于其他幾家?”

    方宏志看向媳婦:“你知道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什么?”

    “???”左晴一臉茫然。

    方宏志目光深沉的看向常氏家族基金會,道:“我一直在想,常東當初為什么讓我從司機做起?!?br/>
    “我知道,他在考驗我,所以我一直矜矜業業,直到成了他的司機?!?br/>
    “我也一直在想,常東不是小氣的人,不說那二十多億捐款,就是公司期權構架,就能看出,他并不小氣,說實話,那些期權,他稍微留下百分之一,就足以養活我們所有人,但他就是不給?!?br/>
    “我一直想不通,直到昨天我想通了?!?br/>
    方宏志說到這停了下來。

    “什么?你想通了什么?”左晴忍不住問道。

    “人心?!?br/>
    方宏志說完,沒有強迫媳婦,他推開車門,向基金會走去。

    ……

    ……

    方宏志踏入基金會大門的那一刻起,常東就知道了。

    今天他似乎沒受家族風波影響,繼續視察洛湖商圈項目去了,只是視察到一半,攆走了所有隨從,僅僅帶著私人助理團隊,漫步在洛湖邊。

    經過他的植樹造林,洛湖東邊綿延十幾公里的湖岸,已然成了風景區。

    岸邊古木高聳,樹蔭如蓋。

    “你說,我這人是不是有???有時候吃頓飯上百萬,眼睛眨都不眨,這親戚拿了十萬塊,我卻心疼得要死?!?br/>
    常東轉頭看向張其偉,問道。

    張其偉笑道:“我也差不多,我遇到阿鼻時,這混球好打茶圍,沒少找我借錢養小妹,我知道這錢多半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但還是借了。然而親戚找我借錢,我大多不借,你不知道,我在家里還有鐵公雞的綽號?!?br/>
    “呦,還有這么回事?”

    “當然?!?br/>
    常東笑了笑,突然道:“你怎么不賺點外快?按說,你這身份地位,跟我又是同謀,你就是撈點錢,我也不會說什么的,畢竟誰沒個私心?”

    此言一出。

    兩人間的氣氛陡然凝固起來。

    張其偉怔了怔,隨即笑了起來:“可能我膽小吧!”

    常東笑了:“不圖小利,必有大謀,你跟我說說,你謀什么?”

    張其偉樂呵呵道:“還真被東哥猜對了,我確實所謀甚大,我想跟東哥一起到那山巔上瞧瞧?!?br/>
    常東仔細盯了一眼張其偉的眼睛,隨即搖了搖頭,感嘆道:“難怪寒門難出貴子,多少貴子倒在這蠅頭小利之上?!?br/>
    張其偉心中微微吐了一口氣,他知道,這關他過了。

    東哥果然查過他!

    他也確實沒說謊,他確實膽小。

    這是在鳳凰老街養出來的習慣。

    他深知有多大胃口吃多少飯,不屬于自己的,吃多了只會撐死。

    這是他一直在鳳凰老街安安穩穩開下去的根本原因。

    這套處世哲學,令他換了主人之后,依舊吃香不已。

    因為人心就是這樣!

    每個人都是有價碼的。

    東哥舍得花百萬吃頓飯,是因為這頓飯能給他帶來超過百萬利益。

    東哥舍得讓利員工,不是他天生大方,是因為他知道,讓利能給他帶來更多的利益。

    說到底,公司大權捏在東哥手里,年終分紅多少,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情?

    但是他那幫親戚,能給他帶來什么?

    什么都帶來不了。

    反而如同蚊蟲一般,吸食他的鮮血,若是早不處理,早晚會尾大不掉。

    只是,他有點想不通的是,東哥為什么雷聲大雨點小的,僅僅發了個豆腐塊大小的版面,而不是頭版,甚至直接發條微博訓斥?

    “你是不是在想,我為什么不把事情鬧大,反而高高抬起,輕輕放下?”

    常東的突然開口,唬得張其偉心中一跳。

    他擠出一絲笑容道:“是有點?!?br/>
    “這是家事,本不該與你議論,但我想了想,你我不就是一家人嗎?”

    張其偉大愕,心中忽然生出一股暖流。

    他知道,常東這話可能是收買人心,但知道是一回事,親耳聽到又是另一回事兒。

    畢竟東哥的地位在這擺著!

    “家丑不可外揚是其一?!?br/>
    “這其二嘛,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常東嘆息。

    “實話告訴你,本來我打算將這事鬧大,提前把這個雷引爆,說句難聽話,也能拿表哥人頭,博個大義滅親的美名,但是一封邀請函,提醒了我?!?br/>
    張其偉心中一動,敏銳捕捉到“邀請函”這個關鍵詞。

    “昨晚,北山會對我發出邀請,邀請我成為其正式成員?!背|風輕云淡道。

    然而此言一出,對于張其偉來說,不亞于一場大地震。

    他愕然瞪大眼睛,拳頭驀然攥緊。

    他期待的山巔,不就是在這一刻?

    然而常東下一句,直接令他猶如遭了九天神雷一般,劈得他神魂俱震!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