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重生之神級投資 > 249 人心糾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方宏志家的燈火,一直亮到凌晨兩點多鐘,姜氏家族成員才意猶未盡、滿懷心事的離去。

    諷刺的是,姜氏家族如此齊聚一堂熬到凌晨兩點多鐘,上一次,還是母親離世時的守靈之夜。

    人走茶涼,滿屋狼藉。

    方家沒有收拾屋子的心情,僅僅開了窗,散散煙味。

    隨著一屋子煙味散去,壓在方家心頭的霧霾也散去不少。

    姜氏一族齊聚而來,說到底,自然是商討“應對之策”來了。

    當然了,老大姜建仁還想讓方宏志跟常東求個情。

    家文瑞家的賠償,他們家愿意支付。

    方宏志含糊其辭的將這事推辭了過去,說是常東現在心情不好,這時候觸他霉頭,不是找事嗎?

    不如等事情過去了,再慢慢說。

    姜建仁想想也是,遂不再提,只是眉眼間帶著一股怨氣。

    忍不住罵了一句:“這混賬東西,為了自己名聲,連親哥都往水里推,簡直心狠手辣,薄情寡義!”

    “你兒子更心狠手辣,要不是你兒子,會有今晚這出事?”常東大姨夫胡承運下意識譏諷。

    2014年,因為借錢事,胡承運和姜建仁幾乎徹底撕破了臉,現在逮到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這話不說還好,這一說,大家看向姜建仁的目光中,頓時帶著一抹仇視和嫌棄!

    只是礙于兄妹關系,沒人開口罷了。

    姜建仁大怒:“你兒子就是好人了,那兩百萬還剩多少?”

    “你——”

    “好了好了,這時候,吵吵鬧鬧成什么樣了?!?br/>
    大家連忙拉架,將兩人拉開。

    “大敵”當前,兩人怨恨得對視一眼,默契的沒有對噴。

    隨后大家討論起,要不要向常氏家族基金會,也就是常東,交代他們這兩年的小動作。

    “我看沒必要,常東這就是嚇唬我們呢!他常年不在臨江,我們做什么他怎么會知道?”

    “沒錯,山高皇帝遠,我們不說,他哪知道?”

    “再說了,就算匯報,也沒什么好說的。我們家是跟黃老板吃過飯,但也就是生意上的事情,承包個快遞點而已,他那貨發誰不是發?”

    “都一樣,他那工程承包給誰不是承包?我這承包他工程,給他干活了,怎么,這還有錯?”

    “我姜建仁說句難聽話,以前給人干工程,哪個不吃點油水,誰家攪拌車是空車出來的?我這自從包了他的工程,別說攪拌車,一塊磚頭都沒帶出來過,辛辛苦苦到頭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這還有錯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義正言辭的批斗著常東的不是。

    在他們口中,一個個都成了替常東收徒開疆的功臣。

    事實呢?

    姜建仁包了常東家工程之后,確實再也沒占過那些小便宜,譬如偷帶點水泥出來之類的。

    但是他的工程報價,直接比其他人家高了三成。

    工程現場遺留的水泥磚瓦,他按照“工程垃圾”上報,不僅拿了一筆“清理費”,而且轉手把這些破磚瓦,賣給了別人當工程填充物去了,順手又賺了一筆錢。

    可謂兩頭撈好處!

    其中不少水泥磚瓦,其實都是用剩的,完全可以拉到其他工地上再用。

    但這些都被他當“工程填充物”賣了。

    還有沙子。

    這小玩意門道更多。

    最好的是水洗沙子,每立方80元,未水洗的40元每立方,足足差了一半價!

    未被洗過的沙子,含鹽度高,造出來的房子,容易泛霜。

    另外,未經水洗,海沙含有貝殼、淤泥。這樣的沙子,造出來的建筑質量能有多好?

    除此以外,沙子含水量這一塊,也大有貓膩。

    能不能把“水賣出沙子錢”,就看個人本事關系了!

    總而言之,在建筑這一行,任何環節都有門道,任何門道都能撈錢,就看你有沒有關系,敢不敢?

    有些人,就是專門欺負你大老板不懂行。

    至于懂行的中層管理?

    沒事,塞點錢的事兒。

    這是姜建仁承包個小工程,卻賺大錢的根本原因。

    說完,老大姜建仁,再說姜建義。

    姜建義兒子代理了個快遞點,專門承接晨曦實業的快遞業務。

    這一塊,乍看起來,沒什么毛病,給誰承包不是包?

    話也確實如此。

    但代理過快遞站點的都知道,總公司給一個基礎運費,具體收費其實還是以網點為準。

    有本事,你一個件一百塊,只要你能收起來,總公司才不管你。

    姜建義便是鉆了這個空子,仗著常東親戚的身份,伙同晨曦高管,吃下了一部分快遞。

    說句難聽話,姜氏一大家子,仗著家族關系,幾乎都是趴在晨曦這個巨人身上吸血。

    因為體量小,所以這才無關痛癢。

    回歸正題。

    大家一番義正言辭之后,說得幾乎把自己也騙了。

    他們一合計,都是些雞毛蒜皮小事,常東這種高高在上的大老板,哪里懂這些?

    索性不要報了。

    他們還就不信了,常東會因為這點破事,連親戚情面都不要了?

    是的,這就是一大家子討論大半夜,得出的結論。

    ……

    人盡散去之后,方宏志坐在沙發上沒動。

    她媳婦挺著大肚子,也一直陪著熬到這個點。

    要是以前,方宏志肯定早勸媳婦休息去了。

    但今天他沒這心思。

    因為他知道,渡不過這個坎,他這位已經被養得大手大腳的媳婦,極有可能離他而去。

    他下意識點燃一根香煙,抽了一口,沒有預想中舒暢感,反而覺得口腔苦得厲害。

    不得以,他將香煙按進早已密密麻麻塞滿煙屁股的煙灰缸中。

    剛剛的討論,他們家默契的沒說,常東已經知道他們家的“小動作”的事實。

    沒說,一方面是“家丑不可外揚”,這張臉還是要的;

    另一方面……大家也都沒說。

    作為常東身邊近人,姜氏一族沒少巴結他,很多人做了什么,他不清楚內情,也能猜個大概。

    就是這般,剛剛在討論的時候,一個個卻默契的選擇避之不談。

    似乎不談,大家就不知道一樣。

    顯然這場討論,大家都是各懷鬼胎。

    “明天他們會去交代的……”方宏志忽然道。

    “???”

    “什么?”

    方宏志一家愕然。

    方宏志舔了一下干枯的嘴唇,復述道:“他們明天會去交代的,交代多少就不好說了?!?br/>
    “這……不是說好了不說嗎?”方母一臉茫然。

    方宏志臉上露出一抹譏笑。

    他窮過,也富過。

    不窮不富,更經歷過。

    所以他知道,富人的連襟,中產的虛榮,以及窮人的傾軋!

    這幫親戚是富了,但心態終究還沒脫離窮人。

    “我去睡覺了?!狈胶曛緵]有解釋,起身離去。

    站起來的那一刻,他徹底想通了。

    ……

    翌日清晨,方宏志還在呼呼大睡之時,常氏家族基金會在臨江日報,刊登了一條公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