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釋厄靈貓(一更?。?

第一百四十一章 釋厄靈貓(一更?。?/h1>
 熱門推薦: 我是至尊、 超神機械師、 鬼君纏綿繞指柔、 斬龍、 我在殺戮中誕生、 斗羅之終焉斗羅、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姚柯站在索道上,遠處的風景映入她的眼簾。

    作為一個生命已經走到最后一個階段的病人,說不感傷是假的。

    面對死亡,每個生命都有著源自本能的恐懼。

    只是,有時候有些東西能夠將那深邃的恐懼也變得黯淡。

    頭上的假發顯得有些悶熱,但那比起身體的痛苦并不算什么。

    幾年前青春洋溢,帶著無限活力和朝氣考上大學的姚柯,自然也不會想到自己會患上經常出現在韓劇里的白血病。

    但命運就是那般無常,它總是在你猝不及防的時候予以你難以承受的災厄和苦難。

    然后,便是重復的、充滿了痛苦、掙扎和雪白墻壁、消毒水味的歲月……

    直到她再也難以忍受——死亡當然是恐怖的,但她并不愿將這份痛苦延伸到自己的家人身上。

    這幾年,她辜負了太多……

    風中傳來鳥兒自由的尖嘯,它們在姚柯羨艷的眼神里向著遠處的深山飛去。

    空氣自然是清冷的,底下縮得小小的景物讓人有種一躍而下的沖動。

    只需要短促的、劇烈的痛苦,一切便能得到解脫。

    她的靈魂,將從這痛苦而沉重的世間離去。

    但姚柯只是將腳往后挪了挪——她并不畏懼死亡,但她需要保護好自己的眼睛。

    當她的生命走到盡頭,會有另外一個陌生的生命從永恒的黑暗中重歸光明的世界……

    唯有經歷痛苦的掙扎,才能坦然地面對死亡和犧牲。

    一如某位詩人所描繪的那般: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br/>
    而就在這個時候,姚柯聽到了有人靠近的腳步聲。

    她往里邊挪了挪,以免擋住了別人的道路。

    然后,她便聽見了某種從未聽過的語言,它就像帶著麥芽香味吹來的田埂之風,讓人有種愜意地瞇了瞇眼的感覺:

    “zys(自然精靈語)!”

    在一陣恍惚的幻覺中,姚柯像是做了一場大夢。

    她夢見了自己在自由地飛翔,而軀體的痛苦再無法拘束她!我要死了嗎?

    這從未有過的體驗,反而讓姚柯心里陡然悸動了起來。

    隨后,她臉上的表情恢復了平靜。

    對于死亡,她已經做好了不那么充分的準備。

    她覺得自己并非堅強者,在冰冷的死亡面前怯懦一些也沒有什么。

    只是希望不要太難看就是了……

    姚柯閉上眼睛,她靜靜地等待死亡的召喚。

    但就像幻覺一般,她并沒有感到猛然涌來的疲憊。

    反而身上的痛苦就像消失了一般,久違的饑餓感在她的胃囊中涌動著。

    姚柯緩緩睜開眼睛,有那么一瞬間,她覺得眼前的世界滿是斑斕的色彩,就像兒時看到天上的彩虹一般。

    猛然,姚柯轉過頭。

    但在她面前的是冗長的、空空如也的索道,唯有一只橘貓正悠然地行走在上面。

    然后轉過一個彎,便再也看不到了……

    …………

    …………

    “為什么要切這么多魚?”

    被抓壯丁般喊道膳房切魚的小道士余行有些不解地問道。

    余行手上抓了一條已經炮制好了的大魚,他不甚麻利地切著。

    而另外一邊,作為廚師的道人正甩動著一口大鍋。

    眼前的火焰不斷撩動著,他卻宛若不見。

    “不知道,聽說是師祖的吩咐?!?br/>
    廚師道人看起來也有些疑惑。

    不過,這和他沒什么關系。

    他只管做好自己的菜,剩下亂七八糟的事情自有云道人去處理。

    修煉的時間都不夠呢,哪有時候去八卦那些?

    當然,年輕的道人們自然還是有些好奇的。

    畢竟,山上的日子對他們來說還是缺了一些變化。

    也只有每天刷刷b站,然后看才能勉強度日的樣子……

    當然,這是在課業之余的時間。

    這山上的道人除了如同余行這般的入門弟子之外,更多的是社會上希望來此學習武藝和修行的人。

    他們是道觀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至于他們是否學到了什么,其實還是頗為存疑的。

    一般來說,他們和入門弟子的住所是分開的。

    所以按理說,接觸的時間并不多。

    不過,總有一些例外。

    “嘿,余行,聽說你昨天做了一晚上的卷子?”

    就在余行懷著一肚子的疑惑切著魚塊的時候,他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果然抬頭一看,正是他在山上的好友:陳俠。

    他自然并非入門弟子,但因為出手闊綽,為人不錯,大家對他印象都還不錯。

    余行:……

    “嘿嘿,我之前就跟著云師傅學過,那玩意兒比我上英語課的時候還催眠?!?br/>
    “我就看了半個小時,整個人是頭昏眼花!”

    “兄弟你是真的頂!”

    陳俠搖了搖頭,他的語氣頗為感慨。

    誰沒有一個大俠夢呢?

    他,陳俠,又何嘗不想練就一身驚人技藝。

    然后——去撩妹……

    陳俠自然知道這很扯淡,出發點就比別人不知道低了多少籌。

    不過,也不賴嘛……

    對此,陳俠是坦然的。

    “不點前置技能你就想學大招?”

    余行瞥了一眼陳俠說道。

    男人熟絡的途徑有很多種,而游戲無疑正在成為新的有生力量。

    只是上了山之后,余行玩游戲的時間就少了許多。

    當然,他也沒有什么精力和喜好去玩游戲了。

    比起培養一個虛擬角色,還是練個地球ol的武學max號更有成就感。

    只是現在,他已經走上了另外一條道路就是了……

    “也是,有舍才有得,我還是老老實實學幾招花里胡哨的手藝就行了?!?br/>
    陳俠聳了聳肩說道。

    他的態度和許多山上的人想法一樣,他們明白學成那樣一身武藝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

    或許他們其中有的人,羨艷于獲得這身武藝后所帶來的饋贈品。

    但無疑,讓其成為他們生活的絕對重心顯然是不行的。

    當然,道觀也并不會收他們作為入門弟子。

    而就在道觀里的眾人,忙碌著炮制諸多魚類食物的時候。

    另外一邊的云海之中,老道人從跟前的石桌上舉起一個茶杯。

    他對著云海虛空某個方向舉了舉,便細細品了一口。

    雖是清淡如茶,卻如薄酒般令人熏熏然。

    好一只釋厄靈貓,當飲此酌才是……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