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超自然事務管理局 > 第九十一章 妖僧

第九十一章 妖僧

 熱門推薦: 沈浪蘇若雪、 豪婿、 沈浪和蘇若雪、 神級龍衛、 天官賜福、 妙醫圣手葉皓軒、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cacoep.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我,要腿嗎?”

    馮淼歪過了頭,望著門口這個容貌怪異一看就知道不是華夏人的僧人,怒從心起。

    哪壺不開提哪壺,你TmD跑到別人病房里,不推銷藥,推銷腿,你是在拿少爺我當禮拜天過呢?

    作為從小伺候馮淼長大的女人,馮翠一看馮淼的臉色就知道少爺生氣了,面色一沉,遠比普通男人還要大上幾分的手掌推向了僧人的前。

    僧人似乎早有預料,冷哼一聲,體平移了半米后隨手一揮,一股白色的粉末直撲馮翠的面門。

    馮翠還沒有來得及屏住呼吸,體遍軟軟的攤倒在了地上,如同外面的保鏢一般,抽搐了兩下后,嘴里流出了一股紅色的血沫,徹底沒了知覺。

    馮淼掙扎著想要從上爬起來,奈何殘志又不堅,大驚之下差點沒從上掉了下去。

    僧人的獨眼迸發出一種令人不寒而栗的光芒,從懷里掏出了一個和馮淼相貌有著七八分相似的木質娃娃。

    而且這個娃娃和馮淼一模一樣,也是少了一條腿,而且還是個光頭形象。

    “馮淼,我,給你腿,你,當我的狗!”

    僧人的眼神如同望見了腐的禿鷲,走到病前,突然伸出手掌伸到了馮淼的斷腿處,然后不斷用力的扭壓著斷腿處。

    馮淼渾冒著冷汗痛呼出聲,體不安的扭動著,想要掙扎,卻被僧人死死的摁住。

    斷腿處上白色的繃帶很快就被殷紅色的血液染透了,僧人的手掌也沾滿了血液。

    將巫毒娃娃全上下涂滿了馮淼的鮮血后,僧人又拿出了一把刻滿花紋并且滿是銹跡的黝黑剪刀。

    拿著剪刀,僧人望向滿面驚恐馮淼桀桀怪笑。

    十分粗暴的抓著馮淼的頭發,僧人將他的頭發全部剪了下來,甚至大力撕扯下還帶下了一塊頭皮。

    將頭皮小心翼翼的剪了下來,再沾到巫毒娃娃的腦袋上后,僧人又將頭發堆在了上面。

    “現在,只差一小截腿骨,要用,活人的?!鄙送鴷炦^去口吐血沫的馮翠說道:“用她的,你說,好,還是不好?!?br/>
    被折磨得渾劇痛的馮淼哪里敢拒絕,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只求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瘋和尚別再折磨自己了。

    其實馮淼同不同意都無所謂,僧人一腳踩在了馮翠的小腿處,隨著一聲骨骼的斷裂聲之后,僧人拿著剪刀蹲在了地上。

    剪刀的上面帶有鋸齒,僧人就如同鋸樹一樣,一拉一鋸的切割著馮翠的小腿骨。

    聽著那刺耳的摩擦聲,聞著濃濃的血腥味,馮淼作嘔吐,當看清楚僧人正在做什么時再也忍受不住,哇的一聲吐在了上。

    滿臉鮮血和嘔吐物的馮淼狼狽不堪,多么希望屋子里這個瘋和尚趕緊離去。

    很快,僧人就將一根整整齊齊的小腿骨鋸斷,望著手上白紅相間的骨頭,如同欣賞一件藝術品一般把玩不止。

    將小腿骨放在了桌子上,僧人拿出了一堆小工具,開始悉心打磨這根小腿骨。

    原本三十多公分長的小腿骨,慢慢被打磨成了不足三公分的長度,而且如同一個等比例縮小的腿部一般。

    大功告成的僧人看了眼馮淼后,這才將那根如同腿部的骨頭插在了巫毒娃娃的上。

    只見巫毒娃娃的下半突然冒出了一條條黑色的絲線,也就是幾秒鐘的時間,絲線緊緊纏繞在了那根腿骨上,片刻后,腿骨巫毒娃娃成為了一體,渾然天成。

    就在此刻,馮淼突然感覺到下半傳來一陣難以忍受的麻癢感。

    原本早已沒了知覺的下半,居然突然傳來了麻癢感,馮淼掙扎著坐了起來,望向自己的下,隨即睜大了眼睛。

    只見自己原本空空如也的小腿部,居然慢慢長出了一條血紅色沒有皮膚的小腿,漸漸的,沒過多一會,就連皮膚都長了出來。

    “腿。。。我的腿,是我的腿!”馮淼興奮的哇哇亂叫,隨著下半的麻癢感漸漸褪去后,雙手不斷用力的拍打著失而復得的腿部,望向的僧人的眼神,充滿了感激,也下意識的忽略了那躺在地上照顧自己將近三十年并且少了小腿的娘馮翠。

    僧人望著馮淼的腿部,露出了一絲森的笑容提醒到:“馮淼,你的腿,沒有腳?!?br/>
    馮淼聞言一愣,隨即看向了自己的腳部,果然如對方所說,自己的腿部還少了一只腳,腳脖處,只是一個光禿禿的骨骼。

    二話不說,馮淼翻下,直接跪在了僧人的面前:“大師,大師求求您,再賜予我一個腳吧,有腿無腳,我。。。我一樣走不成路,一樣是殘疾啊,我不能變成殘疾,求求您,救我?!?br/>
    僧人并未說話,望著跪在地上不斷哀求自己的馮淼,露出了一抹十分莫名的冷笑容。

    見到僧人只是站在那里,馮淼突然掙扎著跳了起來,拿過桌子上的剪刀又跪在了馮翠的面前。

    “對,骨頭,肯定是要骨頭,翠姨,反正你也是殘疾了,不如成全我?!?br/>
    可是雖然口中這么說,馮淼卻麻爪了,望著下半血模糊的馮翠,并不知道該怎么辦。

    見到面色猙獰的馮淼不知道從哪里下手,僧人抖了一下手臂,一股白煙飄到了馮翠的面前。

    下一秒,馮翠悠悠醒了過來,映入眼簾的,正是面色猙獰的馮淼,隨即又發現了對方居然長出了一條新腿。

    揉了揉眼睛確定不是幻覺,馮翠喜極而泣:“少爺,少爺您的腿,您的腿居然長出來了?!?br/>
    “翠姨,多虧了你,謝謝你,我以后一定會善待你的?!瘪T淼沒想到馮翠會突然醒了過來,手中的剪刀下意識的藏到了后。

    注意到馮淼奇怪舉動,馮翠突然望見了自己血模糊的下半,面色大駭。

    僧人狀若瘋魔狂笑著叫道:“馮淼,她,感覺不到疼痛,也沒有任何反抗之力,下手,下手吧,鋸斷她的肋骨,用肋骨為你打磨出一個腳掌,快,快呀?!?br/>
    馮淼顫抖的右手將剪刀再次舉了起來:“翠姨,對不起,從小到大你最疼我了,你也不忍心讓我終殘疾對吧,你知道,沒了腳掌,我依舊還是殘疾,我是馮家二少爺,馮家二少爺不能變成一個廢物,我不能變成廢物的?!?br/>
    馮淼越說雙手的顫抖幅度越小,擦了一把臉上的鼻涕和眼淚雙眼之中,雙眼之中,愧疚之色漸漸消去。

    “少爺,少爺你醒醒,你在干什么,是我啊,我是馮翠,看著你長大的馮翠啊,你要做什么?”

    馮翠發現自己的體居然動彈不得,而且明明腿部血模糊,卻沒有絲毫感覺,雙眼睜到了極限,多么希望自己是在做一個可怕的噩夢。

    “噗嗤”一聲,鮮血四冒,鋒利的剪刀扎在了馮翠的肋部,馮淼,終究還是對看著自己長大的馮翠動了手。

    “對不起翠姨,對不起,對不起?!?br/>
    又是一剪刀,馮淼雙目之中迸發出一種嗜血的光芒,吞咽了一口口水,閉著眼睛,將自己的手掌插入到了馮翠的腹部。

    “哇”的一聲,馮淼又吐了。

    而馮翠已經不再掙扎,經歷過最開始的恐懼后,漸漸明白了這一切并不是夢。

    畢竟在馮家待了近四十年,見多識廣的她,已經知道是剛剛那個妖僧用了某種邪術幫少爺接好了腿。

    可是,這代價,卻是要由自己來承受。

    她可以為了少爺去死,但是她不想看到,這個自己親手養大視若己出的少爺,會真的對自己痛下殺手,她寧愿,自己親自動手剖腹取出少爺所需要的肋骨。

    眼角的淚水止不住的流淌,馮翠望著滿臉鮮血的馮淼,望著這個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貴少爺,心中無比的悲哀。

    最終,馮翠的呼吸越來越微弱,腹部,血模糊。

    “廢物!”僧人一腳將不斷嘔吐的馮淼踢開,蹲下子從馮翠體內拽出一根肋骨,奪過馮淼手中的剪刀一揮,一根整整齊齊的肋骨握在了手中。

    而此時的馮翠,雙眼睜的大大的,只是,卻沒有任何了生命的氣機。

    僧人故技重施,悉心的打磨著手中的肋骨,不出片刻,肋骨就變成了一個腳掌般的形狀,再安放在了巫毒娃娃的腿部。

    馮淼一直站在旁邊,滿心的期待,甚至想要詢問僧人骨頭是否夠用。

    望著那袖珍的骨制腳掌,馮淼有些不太滿意自己的右腿,似乎兩邊有些不對稱。

    反正馮翠已經死掉了,骨頭不夠用的話,取就是了,世家豪門的下人,不就是為了主子奉獻一切的嗎,包括生命,以及全上下的每一根骨頭。

    又經歷了剛剛那般難忍的奇癢,再次變回了正常人的馮淼,望著完好如初的雙腿,臉上,沒有剛剛那般如同哈巴狗一樣的祈求神色。

    望向面無表的僧人,馮淼神倨傲:“說吧,多少錢?!?br/>
    “錢。。。?不,不不不?!鄙艘荒槕蚺埃骸拔?,不要錢,要你,當我的狗!”

    “笑話!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馮家第三代直系子弟,剛才的話,我可以當做沒聽見!”

    僧人表莫名的搖了搖頭,隨即用手緊緊握了一下手中的巫毒娃娃。

    下一秒,馮淼如遭雷擊,哇的一聲吐出了一口鮮血,渾動彈不得,仿佛被一個無形的大手抓住一般。

    “我。。。我知錯了,別,別再。。?!?br/>
    “激àn)骨頭!”僧人桀桀怪笑:“我,能賜予你的,同樣,也能取回!”

    一般人找不到的看書基地,搜索

    ≮完≯

    ≮本≯

    ≮神≯

    ≮站≯

    手機輸入網址Ьen.謹記以免找不到我們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真钱游戏平台下载